Wendy Wong

Wendy Wong

舞者

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學士(榮譽)學位,主修中國舞。本人亦曾遠赴北京舞蹈學院考獲中國舞北京舞蹈分級試的導師牌照(1-12級)。

畢業後致力於教育工作,於不同的中小學校任教中國舞排練課程以及兒童創意舞蹈。另外,亦在不同的社福機構任職舞蹈導師一職。

希望透過舞蹈藝術與不同能力人士分享當中的樂趣,同時在舞蹈過程中教授學生待人接物,提升其專注力、耐性及自信心,帶出快樂可以是自己選擇的,令學生能夠得到力量面對生活。

畢業後,隨王廷琳老師繼續研習舞蹈,多次為他所編導的作品作演出,近年演出節目包括:《2014 Magical Moment》、《在2015年遇上張愛玲》、學校巡迴演出《蟻人的快樂哲學》以及劇場版《快樂哲學》等等。現為香港青年協會香港起舞成員之一,積極參與社區演出

《舞蹈.自療.選擇》

「乜你同手同腳行路架?」「行路咁奇怪同僵硬架?」媽媽便帶我去學跳中國舞,校際舞蹈比賽、考級試、化靚妝,著靚衫,臉上定必掛上甜美笑容,帶著既興奮又緊張的心情去登上每一個燈光燦爛的舞台⋯那時候的我以為舞蹈就是這樣簡單快樂⋯

「蒙古鐘聲」演出後,媽媽的一句「你是屬於舞台上的人」,我便定下目標考入演藝學院,夢想也是想成為一個專業舞者。幸運的我,中五畢業後便順利踏入這間夢寐以求的學校,慢慢發現專業舞者與我想像中的完全不同,以前的快樂也逐漸失去,開始迷失、甚至質疑自己的選擇

畢業後,一直都以舞蹈與不同人士交流、那份真摯的情感互動,讓我體會到舞蹈是可以有另一種的快樂和意義。我選擇的路,曾經令我迷失,質疑, 而又從迷失質疑中 ,體會別的可能性,之後我又會再去選擇;之後應該又會迷失質疑,又會再發現生事件,接著又再選擇,週而復始,成為一個 循環,這可能就是成長, 成長等於自療嗎?

在舞蹈自療過程中,我發現了很多自己,軟弱的一面、堅毅的一面;生命影響生命 – 我開始從生活中遇上的人和事上學習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。感激過去的一切,成就了今天的自己,期盼將來會能更勇敢去面對人生中的所有挑戰

19-5-2018